之桃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之桃小說 > 都市 > 顧黎月厲景川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免費全 > 第825章

-

身後男人的聲音,讓黎月整個人瞬間僵硬了。

她感覺自己像是被包裹在一個雕像裡麵,連轉動身體,都成了一種奢望。

電話那頭的墨青澤剛想說出白芙柔的名字,就聽到電話這頭響起了厲景川微弱的聲音。

男人到了嘴邊的三個字瞬間停滯。

他抿唇,心底閃過一絲的狂喜!

厲景川真的醒過來了!

不早不晚,剛剛好!

於是,墨青澤深呼了一口氣,“黎月,我是不是聽到了小表叔的聲音了?”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迴應他的這個問題,在墨青澤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床上躺著的男人又忍不住地開口喊了一聲:

“芙柔......”

墨青澤已經能確定,厲景川已經醒過來了!

他拿著電話,聲音裡難掩激動:

“小表叔醒了!”

“黎月,你快去照顧小表叔吧,我這邊以後再說!”

言罷,他也不等黎月的回覆,就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電話這頭,黎月死死地捏著手機,聽著電話那頭嘟嘟嘟的忙音,整顆心像是掉進了冰窟。

不僅僅是因為電話裡麵的墨青澤,還有她身後的這個男人。

“芙柔......水......”

身後,厲景川沙啞低沉的聲音,還在輕輕地響著。

黎月隻覺得諷刺。

她因為司錦城跟她說的那些話和視頻,辛辛苦苦地在這裡照顧了他整整三天。

甚至,雲默明天就要手術了,她現在還在這裡照顧他!

可是結果呢?

這個男人醒了。

醒來喊的第一個名字,是白芙柔。

一直一直喊著的,都是白芙柔。

她就站在他麵前,他彷彿看不到一般地,一直在喊著那個女人的名字。

白芙柔,對他來說,就這麼重要?

重要到,她對他三天來辛辛苦苦,不顧朋友勸阻的照顧,都成了笑話?

“水......”

她轉過身,病床上那個麵色慘白的男人已經睜開了眼睛。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他眼裡其實並冇有太多的驚訝。

他沙啞著聲音繼續開口:

“水......給我拿水......”

黎月擰眉,實在是不想給他拿水。

可是腦子這麼想著,身體已經不爭氣地走到了桌子旁邊。

她舒了一口氣,心情煩躁地給他倒了杯水,然後動作粗魯地遞給他,“喝吧!”

那杯水灑到了厲景川的病號服上。

男人微微地擰了眉,將水杯接了過去。

一杯水下肚,乾澀的嗓子終於能完整地說出話來了。

他擰眉,“怎麼是你在這裡?”

“芙柔呢?”

其實昏迷的時候,他隱隱約約地已經聽到了她的聲音。

甚至,他還聽到了醫生和她的對話,還有她給墨青澤打的那個電話。

但是身體像是夢魘一樣,總是醒不過來。

最後,好不容易在墨青澤打算說出白芙柔名字的那一瞬,他掙紮著醒了過來。

他喊白芙柔的名字,並不是因為醒來想見的第一個人是白芙柔,而是本能地,在回答墨青澤的問題,也是在提醒墨青澤不要胡說。

黎月對白芙柔的厭惡,他其實再清楚不過了。

他不確定這個女人在知道雲默要移植的是白芙柔的骨髓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他不能冒險。

“你說呢?”

黎月冷冷地白了一眼自己麵前這個正在喝水的男人,“你昏迷了三天,你的白小姐就生病了三天。”

“每天將自己關在果香莊園的臥室裡不出門,連班都不上。”

“你說為什麼是我在這裡照顧你,不是她?”

厲景川握住水杯的手微微地收緊了。

“她生病了?”

黎月閉上了眼睛,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來。

“對,她生病了。”

“她病到連來照顧你都不能了!”

厲景川眯眸。

他能理解黎月的憤怒和怨懣。

但......

男人將水杯放下,直接撈過一旁桌子上的手機來。

昏迷許久,他的身體機能還在慢慢恢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