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桃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之桃小說 > 都市 > 警事現場 > 第276章 林興在布裡斯班的家

警事現場 第276章 林興在布裡斯班的家

作者:魯郡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19:10:29

-

走在如1艘帆船模樣的悉尼歌劇院旁邊的海灘上,習習的海風吹來,晚霞在遠處漸漸的落下。粱芙雙手撐在欄杆上,望著平靜的大海說:

“蘇樂,你覺得誰會是鄭銀鎖那個案子的幕後人?”

“嗬嗬,我覺得可以首先排除的人便是李生榮,他不可能那麼傻,在星島開業前夕做這件事,而且他也不是這場商戰的最大受害者。”蘇樂雙手抱胸看在欄杆上抬頭看著歌劇院的高大的貝殼說。

“誰是最大的受害者?”粱芙不解的問。

“你們海州人不是喜歡喝涼茶嗎?”

“對呀,這和涼茶有什麼關係。”

“你還記得那場加多寶和王老吉的商戰嗎?兩家雖然拚的你死我活,可是兩家都在那場商戰中成長起來。那場商戰中最倒黴的卻是當時排在銷量第3位的和其正,商戰後幾乎已經看不到和其正的產品啦。”

“哦,你是說哪些小型的超市在新民和星島的商戰中損失慘烈?可他們有實力聘請殺手嗎?”

“答案可能就在那些有實力並且損失慘重的超市之中。”

“好吧,如果我們有機會去新加坡,或許可以幫鄭銀鎖解開心中的恐懼。”

~&

“應該有機會吧,這1次我們要把壁虎組織在亞洲各國的爪牙都砍斷才行。”

“對了,去布裡斯班也和壁虎組織有關嗎?”粱芙問。

“你同學不是邀請你去吃飯嗎?好不容易來1趟澳洲,不去不好吧。”

“啊,哈哈哈,你真的是去吃飯的嗎?”粱芙向蘇樂投來質疑的目光。

布裡斯班唐人街,在距離那條紅白相間的大魚不遠處,蘇樂和粱芙找到了白璐所開的那家中餐館。

“哇,我真是太高興了,我們的校花不遠萬裡來看我,真是榮幸之至呀!”小個子的白璐是個性格外向的人,見了粱芙便在自己的店裡大呼小叫起來。

“哎呀,冇想到當年整日被人欺負的小白璐,也能做出這麼大的事業。”粱芙倒揹著手欣賞著店裡的裝修。

“哈哈哈,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呢,往事不堪回首,哈哈哈,往事不堪回首。”

白璐笑嗬嗬的擺擺手,突然發現了跟在粱芙身後的蘇樂,於是連忙問道:

“芙芙,這位帥哥是你男朋友吧?”

“哈哈哈,不是,不是,他是專門來找你切磋的。”粱芙連忙笑著擺擺手。

“切磋?這位先生難道也是廚師?”白璐疑惑的向蘇樂伸出手。

蘇樂伸手握住白璐的手,感覺到他粗糙的手掌孔武有力,可聽到白璐的話以後不禁愣在了那裡。

“哈哈哈哈哈哈。”粱芙發出1連串爽朗的笑聲,捂著肚子對他倆說:

“對對對,你倆每人做1個菜,我來當評委,看看誰做的好吃。”

“哈哈哈,彆聽他胡說,我是粱芙的同事,這次來是向您打聽1些事情。”蘇樂見狀連忙解釋道。

“嗬嗬,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是來砸場子的呢,來來來到樓上坐,我弄倆正宗的粵菜給你們解解饞。”白璐領著他們到了樓上的1個包廂裡,招呼了服務員倒茶,然後就去忙了。

半小時後白璐親自端了1個托盤上來,托盤裡擺著4個小菜和1壺白酒。將杯盤擺上以後,白璐在3人的杯子裡倒滿酒,然後端起杯子說:

“來,歡迎兩位老鄉來做客,敬你們1杯。”

蘇樂和粱芙端起酒杯喝了1小口後,談話進入了正題。

“聽說你在澳洲拜師學了散打?”蘇樂問。

“對,高中的時候被人欺負久了,長大了以後總想練習1門功夫,省的再被人欺負,所以就練了散打。”白璐笑了笑,舉起自己的胳膊秀了1下肌肉。

“聽陳你曾經單挑兩個老外,厲害呀!”粱芙伸出大拇指誇獎道。

“哪裡厲害呀,兩個普通人,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要說厲害的還是你們警察吧,像你們這種國際刑警,是不是個個都身懷絕技?”

“怎麼可能呢,我們也都是普通人。”蘇樂回答。

“要是有時間,我們真的可以切磋1下,教我兩招。”

“我們還聽說你的師父是國內的散打冠軍,是真的嗎?”蘇樂問。

“當然了,我師父可厲害了,當時連續兩年拿到全國冠軍,可惜就是冇進國家隊。”

“哦,他叫什麼名字?”蘇樂問。

“林興。”

“是不是江南省貴安市人?”

“對呀,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你認識我師父?”

“嗯,算是認識吧,我們這次來就是想見見你師父林興。”蘇樂說。

“啊,你們要見我師父?唉……”白璐歎了1口氣低下頭不再說話。

“怎麼了?”

“我師父,他死了。”

“啊!死了!什麼時候死的?”蘇樂吃驚的問。

“有3年了吧。”

“他是怎麼死的?”

“自殺!”

[email protected]>^>

“自殺?他為什麼自殺?”蘇樂瞪大了眼睛不解的問。

“具體為什麼我也不是太清楚,記得有1次我們去1位老鄉家裡喝酒,剛到老鄉家的時候他還挺高興的,可誰知到了吃飯的時候就像變了1個人似的,1句話不說隻是悶著頭喝酒,很快他就喝的不省人事,還是我開車把他送回家的。那次醉酒之後冇多久,我們便收到了林興自殺的訊息。”

“他的家也在布裡斯班嗎?”

“對,離這裡不遠。”

“他到澳洲後就1直住在布裡斯班嗎?”

“對呀,我以前問過他這個事,他告訴我1直是住在布裡斯班的。”

“現在他家裡還有什麼人?”蘇樂問。

“他的妻子和3個孩子,老大去年進入了昆士蘭大學。”

“如果方便的話,你能陪我們去他家裡1趟嗎?”蘇樂問。

“哦,可以倒是可以,不過你們找他是為了什麼事?”白璐有些遲疑的回答。

p>

“我們找他的事情,可能與他的自殺有關?”蘇樂望著窗外的白雲若有所思的回答。

林興的房子前麵有1片很大的草地,草地的邊緣種了許多開花的植物,各種顏色的小花點綴在圍欄內,使整個院子看起來生機勃勃。單層尖頂的木製結構房屋顯得非常有田園情調,隻是有部分牆板上的油漆剝落了,給幽靜的院子平添了1股蕭瑟的氣氛。

女主人的身材非常苗條,可能還是因為瘦的原因,臉上的皺紋顯的比較突出,這也與她的年齡比較符合。見到有老鄉到家裡來做客,女主人臉上的笑容非常燦爛,又是倒茶又是拿水果,熱情的不得了。

聽到蘇樂和粱芙是來自國內的警察,女主人的表情變得嚴肅,她低下頭許久冇有說話,蘇樂等人見狀也不太好開口,氣氛1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時間在尷尬中過了許久,女主人輕輕的撥出1口氣說:

“自從林興處理完他父母的後事從國內回來以後,他就像變了1個人。以前那個開朗活潑的大男孩不見了,他經常1個人坐著發呆,夜裡麵還經常被惡夢驚醒,而且他還瘸了1條腿。”

“瘸了1條腿?怎麼會這樣?”蘇樂不解的問。他清楚的記得胡建中告訴他,林興離開國內的時候好好的,並冇有受到傷害。

“我當時問他在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肯告訴我。直到他自殺以後,我看了他的遺書才知道他竟然經曆了那麼恐怖的事情。”女主人在說話的同時,眼淚不自覺的留下來,滴在她那雙乾瘦白淨的手背上。

“他留下了遺書?”蘇樂問。

“嗯。”女主人抹了抹臉上的淚珠說:

p

“他在遺書中詳細敘述了在國內發生的事,也講了他是如何發現事情真相的,最後他要求將自己的遺書交給國內的警方。關於把遺書交給警方的事,我的內心非常的矛盾,他的自殺已經給我和我的孩子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如果我再將他的遺書交給警方的話,我們將揹負更大的壓力。”

“我可以理解您的心情。林興在國內做的那些事雖然是不可原諒的,但我們也知道他是落入了彆人設計的圈套。”蘇樂說。

“遺書我1直小心的儲存著,我會完成他的遺願的。隻不過我目前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我想等他們長大了以後,再回去將他的遺書交給警方。”

“我明白你的顧慮,按照我們國內的法律,既然林興已經不在人世,檢察機關也不會再對林興進行起訴。現在重要的是真相,我想林興希望把遺書交給警方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夠揭露整件事情的真相。”蘇樂說。

“那好吧,既然你們已經找到了這裡,我也已經告訴你們遺書的事,我會把遺書交給你們的。不過我有1個條件。”

“你說來聽聽。”蘇樂說。

“我想知道到底是誰策劃了這1場針對林家的陰謀,這樣當我去給他上墳的時候,也能告訴他真相,讓他在地下能夠安息。”女主人抬頭望著蘇樂,眼睛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蘇樂想了想說:

“關於那場陰謀我們已經徹底查清了前因後果,並且也將有關人員繩之以法,我可以告訴你幕後的真相。”

“謝謝!”

讀者身

女主人站起身對著蘇樂鞠了1個躬,轉身向書房走去。看著女主人單薄孤單的背影,蘇樂的心頭泛起陣陣的酸楚。如果那件事冇有發生該有多好呀,3個家庭十幾口人命在那場陰謀中消失了。安勇公司,你等著,我會回去找你清算的!蘇樂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